华夏酒报电子报刊

帕克是“醇鉴名人堂的第37位获奖者,更准确地说,是第39位,因为1985年和2014年,该奖项均由两名获奖者共同分享。但帕克无疑是最受争议的一位。

帕克在1978年正式创立了《葡萄酒倡导家》(Wine Advocate),创建了简单明了的葡萄酒评分系统(100分制)。多年来,他的点评及评分就如同指挥棒一般,引领着葡萄酒市场的需求走向,甚至决定着一款酒乃至一个酒庄的兴衰。帕克的巨大光芒,正是来源于他长期以来以个人品格作背书而成就的最具权威性的酒评。

既然帕克永久悬挂了他的品酒杯,而《葡萄酒倡导者家》则落在米其林的投资组合中,人们可能会想知道为什么Decanter选择在这一刻来表彰他的成就。从Decanter记者Andrew Jefford的这篇深度专访文章中我们能够找到答案。

罗伯特·帕克是葡萄酒界有史以来唯一的“摇滚明星”。他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人物,无论葡萄酒商、爱好者还是极客、书呆子,都对这个名字有着不可抗拒的共鸣。他不仅极大地扩大了葡萄酒的“兴奋圈”,而且改变和提升了世界上每个葡萄酒产区可能出现的美学参数。在某些产区,他直接做到了这一点,特别是在波尔多、加州和罗纳河谷,而在其他产区,他间接地做到了激发了人们对精品葡萄酒兴趣。

他极富感染力的热情(以及那些著名的RP分数)是一种“等离子喷射”,无论到达何处,都会激发人们对葡萄酒的兴趣。他的评判能力、工作效率和成就之和令人印象深刻,在此之前和之后,任何人都无法比拟,再没有另一个人像帕克那样显著或有益地改变了葡萄酒的世界。他使品酒、喝酒和收藏葡萄酒成为全世界许多人的理想和具有文化意义的活动。

1978年,帕克时事通讯的出现,标志着“葡萄酒评论”的诞生以及与“葡萄酒写作”的区别:对葡萄酒严格而透彻的注释,带有一系列描述和典故,一些历史背景以及在适当时与其他葡萄酒和其他年份的比较。尽管与文学不沾边,但他对于这些葡萄酒品质的记录水平以及其传递的热情、诚恳和真实感仍然无可匹敌。英国最成功的精品葡萄酒公司Farr Vintners的Stephen Browett表示:“他是第一个向赌徒提供他们真正想要的东西的评论家。他对于为什么好于另一个年份或另一个酒庄,给出了有力、清楚和精确的评判。他的分数非常精确和合乎逻辑,并成为人们尊崇的福音。”

他对于特写、描绘和背景信息这类“葡萄酒写作”形式从不感兴趣。值得一提的是,与之前和之后的许多作品形成鲜明对比,帕克的作品非常朴实,并且总是按他自己的方式行事。因此,他能够按照自己的看法来表达,并且始终如此。

帕克还开始为葡萄酒建立了100分制,拒绝了当时更为普遍的20分制。100分制在当今的葡萄酒行业中得到了广泛使用,包括Decanter。

他说:“我对20分制不满意,因为它给我的自由度不足,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制定的20分制只是按缺点和缺陷来减分,我不喜欢这种系统。我觉得对葡萄酒的评价既要分析又要享受,我更倾向于享受。这是一种愉悦的饮品,我们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帕克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成功、一致且系统地使用了分数,把它们变成葡萄酒质量的通用缩写,尽管他始终强调笔记比分数更重要。

帕克完全退出了葡萄酒品评。“因为我的身体坏了。在2013年,我的脊柱融合术失败,还经历了髋关节置换术和多次膝盖手术。此外,在将近40年之后,我真的做不了什么,因此鉴于我的身体健康状况下降,便做出了退休和出售《葡萄酒倡导家》的决定。”

他说他并没有写自传的计划。“这有些虚荣的意味。另外,我不确定年轻一代对我的葡萄酒旅程是否会有兴趣。”他说,他的思维能力仍然“非常敏锐”,但是“没有计划写那本书”。

帕克退休后,葡萄酒爱好者和读者们非常想念他在葡萄酒界的存在、拥戴以及毫无遮掩的直率和直言不讳。在他之后,太多的葡萄酒写作是恭敬和谨慎的,虽然热情洋溢,但似乎缺乏活力和锋芒。

“我为我所倡导的默默无闻的葡萄酒产区而感到自豪,特别是南罗纳河谷、阿尔萨斯、俄勒冈州(当然现在已经非常流行和出名)、加州中央海岸、里奥哈以外的西班牙产区,例如杜罗河岸(Ribero del Duero)、普里奥拉托(Priorat)、意大利中部和南部以及西西里岛的葡萄酒。”帕克说,“我一直认为自己是处于某种劣势,没有受过正规的葡萄酒教育,而是作为一个完全的局外人来从事葡萄酒写作的。我居住在马里兰州农村的棚屋中,而不像大多数葡萄酒作家那样于居住在伦敦、巴黎等大城市。”

大部分对于帕克的批评都是狭隘和片面的,他强烈反对“帕克化”意味着美学上的“标准化”,或者“帕克味蕾”意味着酒体过于丰满、成熟度高的橡木桶葡萄酒。

“我认为,葡萄酒应该具有个性,但要尽可能地自然反映出其产地。毫无疑问,我最喜欢的葡萄酒是浓郁、凝练、经典和适合陈年的葡萄酒,但我认为从没看到任何葡萄酒评论家基于其紧涩、高酸和草本味而给予一款酒很高的评价。”帕克表示。

帕克远非常被人称为的“皇帝”或“口味独裁者”,而是一位直率、阳光、通达的人,他在Twitter上称自己为“生活享乐主义者”,他拥有广泛的口味,惊人的鉴赏力和敏锐度,他对葡萄酒和食品的记忆库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并且凭借巨大的努力,成就了无与伦比的职业,即他自称的“一个未经过滤的葡萄酒作者”。他聪明异常,朴实无华,并且勇敢无畏。正如他本人所承认的那样,他惊人的成功是“基于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到来之前这一段时间,就像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婴儿潮一代渴望拥抱欧洲生活方式和葡萄酒消费一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