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拉 – 魔戒中文维基 – 灰机wiki

),“大能者”,指在时间开始之时进入宇宙,并承担起守护和治理阿尔达职责的伟大爱努。

起初,独一之神一如,自其意念中创造了众爱努,“神圣者”,在万物得造之前就与祂同在。众爱努在祂面前创作了一首大乐章。宇宙从大乐章中诞生,伊露维塔将爱努之歌转化为可见的景象,许多爱努倾心于它的美,他们自那景象中看见了它的开端和演变。因此,伊露维塔将他们所见的景象化为具体的存在,安置在空虚之境中,将秘火送入宇宙的中心燃烧;这个宇宙就称为“一亚”。于是那些渴望他的爱努动身进入了时间起始之处的宇宙。他们的任务是完成它,以自身的辛苦劳作去实现所见的景象。一亚疆域辽阔,众爱努在其中旷日持久地劳作,直到“大地王国”阿尔达如期落成。于是,他们取了适合大地的形体,降临其间,居于其中。这些神灵中最伟大的几位,精灵称为维拉,意为“维系阿尔达之力”。人类通常称他们为众神。12

整套故事始于创世神话——《创世录》。造物主和维拉(或称为大能者,英语中译作诸神)出场。我们可将维拉视为天使一样的神灵,他们的职责是在他们的领域内行使代理权(只可统治和管理,无权创造、制造或改造)。他们是“神圣者”,也就是说,他们在世界被造“以前”就已存在,起初处于世界“之外”。他们的力量与智慧,源于他们对创世戏剧的“认知”,这场戏剧他们先是作为预演来观看(某种程度上类似于我们阅读别人创造的故事),后来则作为“现实”来经历。单从故事的铺陈来看这当然意味着引入一些具有同等级的美、力量和威严的灵体,他们就像那些更为严肃的神话中的“诸神”,能被——好吧,且容我们直说,能被一个信仰“有福的三一圣神”的心灵所接受。3

爱努诞生于伊露维塔的意念之中,伊露维塔以音乐引导他们,并最终将他们召集到一起,合唱之声组成了爱努的大乐章。自那歌声中诞生了伊露维塔的影像,伊露维塔最终创造了一亚,众多爱努倾于一亚的美,便告别了伊露维塔,降临在了宇宙之中(但仍有一些爱努与伊露维塔居住在宇宙的边界之外),他们将永存于宇宙之中,直到它圆满结束。因此,这些伟大的爱努便被称为“维拉”,“乃维系宇宙之力”。众维拉刚来到一亚,米尔寇就开始扰乱已经完成的一切,并点燃了大火,想要将大地据为己有。曼威为自己召来许多力量不等的神灵,为的是阻止米尔寇的妨碍。后来众维拉取了自己的形态,吸引了很多同伴加入,一起辛勤劳作,米尔寇出于心中的嫉妒,取了自己的强大形体,但他的形体黑暗又恐怖。于是,第一场众维拉与米尔寇争夺阿尔达主权的战争就此开始,现有的记载少之又少,只有维拉对它的亲口描述。尽管米尔寇接力阻挠,乱其所为,但众维拉还是通过辛勤劳作,让大地逐渐成型稳固下来。1

在精灵觉醒前的很久,托卡斯的到来改变了第一次大战的局势,驱散了米尔寇,大地平静了许久。那时维拉整顿了海洋,陆地和山脉,大地需要光,维拉就创造了两盏巨灯点亮了世界,植物与百兽让大地变得多姿多彩;大地的中央则更加绚丽,一个大湖中的阿尔玛仁岛是众维拉的第一个家园,众维拉暂时卸下重担,应曼威之邀请到阿尔玛仁岛赴宴。然而此时心里充满憎恨的米尔寇又回来作祟,直到大地多处遭到荼毒,众维拉才明白过来,然而米尔寇的堡垒乌图姆诺深度地底、固若金汤,米尔寇率先发动战争,推倒两盏巨灯,灾难席卷大地,给阿尔达造成了永久的伤痛。阿尔达之春结束了。维拉失去了住所,迁到了阿门洲,筑起最高的佩罗瑞山脉以防御,曼威的住所则在那群山之巅上,即阿蒙微洛斯山。维尔玛金色城门附近“审判之环”玛哈那哈尔,众维拉坐在为会议而设的王座上。双圣树也破土而出。4

岁月悠长,众维拉沐浴着双圣树的光辉,但两盏巨灯已被推倒,大地陷入黑暗。在北方,米尔寇壮大了实力,在乌图姆诺将众恶魔聚集,他们就是炎魔,腐化得与米尔寇酷似。米尔寇又在距离西北部的海滨不远处建起一座堡垒兼武器库,叫安格班。雅凡娜与欧洛米带来的消息令众维拉感到不安,商议过后,众维拉决定重振力量,与米尔寇开战,因为伊露维塔的儿女来临的时刻越来越近。瓦尔坦制成更亮的新星,劳作结束后,伊露维塔的首生儿女苏醒了,并在欧洛米骑马东行时发现了精灵。由于米尔寇的恐吓,有些精灵躲了起来,但终究发现欧洛米并非来自黑暗。为了守护精灵,欧洛米和精灵们住在一起。于是曼威决心重取阿尔达的统治权,攻下米尔寇的堡垒,做了了结。这场“众神之战”,改变了中州的形状,众维拉的西方大军攻下了乌图姆诺的重重大门,托卡斯与米尔寇搏斗,将他的脸朝下摔趴在地,用奥利所铸的铁链安盖诺尔将米尔寇捆住俘走,拖回维林诺,带到审判之环。维拉召唤精灵到西方,精灵的族群也发生了“分裂”。5

是“万王之首——阿尔达王国的君主”,和米尔寇乃同出一源的兄弟,在爱努中拥有最大的权威,也与伊露维塔最亲近,最了解伊露维塔的意图。他热爱阿尔达的风和云,和一切有气息流动的领域,上至苍穹,下至深渊,也喜爱健壮、迅捷的鸟儿。因此它的别名是苏利牟(意为阿尔达气息的主宰)。曼威的配偶是星辰之后瓦尔妲,他们几乎形影不离。曼威和瓦尔坦的宫殿坐落在终年积雪的高处,每当曼威登上他的王座向外眺望,如果瓦尔妲在他身旁,他的眼力就可以穿透迷雾、黑暗,越过广阔的海洋,看得比任何眼睛更远。

是“众水的主宰”,他没有配偶,总是在大地表面与地下的各处深水中随心所欲地来去。他在维林诺建成之前是曼威的好友,力量也仅次于曼威。但维林诺建成之后,除非有些问题争执不下,他就不回去参加众维拉的会议——整个阿尔达都在他关怀之中,他不需要任何居所,极少取用形体,但乌欧牟依然心存精灵与人类,不时用白贝壳号角吹奏出乐曲,乐曲让人终身难忘。乌欧牟通过河流一直与精灵和人类保持着联系,了解他们的需要和痛苦。

掌管着阿尔达的所有物质,力量仅次于乌欧牟。奥力热爱工艺,不管是塑造大地,还是微不足道的巧艺,都能让他满心欢喜。他是雅凡娜的丈夫,他们一起居住在维林诺的中央。他与米尔寇极为相似,因此米尔寇很是嫉妒他,不断地破坏奥力的成果。

,即“灵魂的主宰者”是兄弟二人,最常见的称呼是曼督斯和罗瑞恩,不过这两个只是他们居所的名字,他们的本名是

。纳牟(曼督斯)是伊尔牟的哥哥。居住在维林诺西边的曼督斯。他们的姐妹是涅娜,编织者薇瑞是他的妻子。他掌管着亡者的宫殿,掌管着被杀的亡灵。伊尔牟(罗瑞恩)是纳牟的弟弟。居住于维拉领地中的罗瑞恩。埃丝缇是它的妻子。伊尔牟是想象与梦境的主宰者。

力大无穷,非常好战。他肤色红润,并拥有一头金发。奈莎是他的妻子。他不需要任何坐骑,因为他奔跑的速度胜过任何生灵,他作战的时候也不用任何武器。不过出谋划策的事情他就只能袖手旁观了。但他还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它是最后一位来到阿尔达的维拉,为的是帮助众维拉打败米尔寇。

力量强大,虽然不及托卡斯的力量,但他发怒的时候很可怕。欧洛米是奈莎的兄弟,瓦娜的丈夫。欧洛米深深地热爱着中州大地,这使他成为了最后一个前往维林诺的。欧洛米喜欢追猎怪物和野兽,有喜爱骏马与猎犬,常在维林诺雅凡娜培育的森林里训练猎犬和战马,以追猎米尔寇的邪恶爪牙。他热爱着大地上每一棵树木,因此他又称为阿勒达隆或陶隆,意思是“森林的主宰”。他的坐骑名为呐哈尔,他的号角名为维拉罗玛。

是曼威的妻子。瓦尔妲对一亚的每一寸疆域都了如指掌,她因光而欣喜,面容美丽是远超语言能所形容的,因为伊露维塔之光仍在她的脸上闪耀。她的力量与喜悦都来自于光。他从一亚的深处前来帮助曼威,因为她早在创作大乐章之前就识得并拒绝了米尔寇,而米尔寇恨她,在一如所造的全部爱努之中,他最畏惧的就是她。曼威和瓦尔坦的宫殿坐落在终年积雪的高处,如果瓦尔妲有曼威在身边,她的听力也是无人可及,全地球由东到西,由高山到深谷,包括米尔寇最黑暗的地庭洞穴:一切的声音她都能听见。所有居住在这宇宙中的伟大神灵里,精灵最爱也最尊敬的就是瓦尔妲。

是奥力的妻子,“赐予果实者”。他热爱大地上生长的万物,从古老森林中的参天巨树,到菌丝中渺小的自然之物,数不尽的物种形态,她全了然于心。诸位维拉女王中,雅凡娜所受的尊崇仅次于瓦尔妲。它所取的女人形态,身材高挑,穿着绿色长袍,但她有时会采用别的外形模样。人看过她像一棵挺立在穹苍下的大树,以太阳为冠冕;从每一根枝枒洒下一滴金色的露珠,落在荒芜的土地上,於是大地生长出绿色的植物,上面结出饱满的谷粒;大树的根四面八方伸入属於乌欧牟的众水之中,曼威的风在它的树叶间呢喃。她的埃尔达语别名叫做凯门塔瑞,“大地之后”。

是纳牟和伊尔牟的妻子。薇瑞被称为纺织女神,她将曾经存于时间之内的万万事万物都织成故事的网,随着漫长的岁月流逝,曼督斯的殿堂不扩增,薇瑞的织锦也挂满其中。埃丝缇能医治一切创伤,纾解一切疲劳,她穿一袭灰衣,赠众生以安眠,白日她从来不现身,而是睡在树林遮映的罗瑞尔林湖中小岛上。所有维林诺的居民都从伊尔牟和埃丝缇的泉水中汲取崭新的活力,众维拉也常亲自前往罗瑞恩,在那里卸下阿尔达的重任得以安歇。

能力比埃丝缇强,是费安图瑞的姊妹。 她独自居住,并为米尔寇伤毁阿尔达时给他造成的每一处创伤哀悼。随着大乐章逐步展开,他的悲伤也愈发深重,致使她的乐曲远在终章之前便转为悼歌。这哀悼之声早在宇宙起始之时就织入了它的每个主题。但她并不是为自己哭泣,那些倾听她的人学到了怜悯,也学会了怀着希望恒久忍耐。她的殿堂位于西方圣土之西,就在世界的边缘。她很少前往遍地欢笑的维利玛城,比较常去离家较近的曼督斯殿堂。所有在曼督斯等候的亡灵都向她哀哭倾诉,因为她给灵魂带来力量,将悲伤化为智慧。她住处的窗子开在世界边缘的围墙上,朝外望。

是托卡斯的妻子她亦是身段柔韧,足下轻快。她喜爱鹿,无论何时她在旷野中奔跑,他们都尾随在后,但她跑的比它们还快,宛迅疾的箭矢,秀发在风中飞扬。她心喜舞蹈,常在维利玛常青不凋的草地上起舞。

是欧洛米的妻子和雅凡娜的妹妹,号为“青春永驻”。她所行之处百花萌发,眼神经过之处繁花绽放,而她所到之处,群鸟欢唱相迎。

,“拥力而强生者”,但他以丧失了这个称谓,取而代之的是魔苟斯等称谓,他把极大的能力挥霍在暴力与专横之中,骄傲自大,藐视一切,因此自荣光中堕落。他按照自己的意识扭曲一切,与曼威和全体维拉争斗。但他并非孤立无援,他还腐化了许多迈雅,使其他神灵一起与他坠入黑暗。这些神灵中包括可怕的维拉劳卡。

在一如的意念中,一些维拉之间有兄弟姐妹或夫妻的关系。是维拉最先实行婚姻的,后来这个习俗传到了精灵那里。维拉之中的最后一次婚姻(仅发生在世界内的)是托卡斯和奈莎在奥玛伦岛的婚姻。只有乌欧牟和涅娜(还有米尔寇)未婚。在下图中阿拉塔(曼威、瓦尔妲、乌欧牟、雅凡娜、奥力、曼督斯、涅娜、欧洛米)为黑体,费安图瑞(曼督斯与罗瑞恩)用斜体字。

在《失落的故事》一书中,维拉与异教神话更加密切相关,维拉之间除了能结婚,他们还能有孩子。Fionwe和Ilmare起初被设想为曼威和瓦尔妲的孩子,勾斯魔格起初也被设想为魔苟斯的儿子。Valarindi(维拉的后代)在后来的故事中变为了迈雅。12

在早期的构想中,维拉(Valar)这个词是昆雅语中快乐和幸福的意思。如见valin和valimo这两个词是快乐和幸福的意思。所以维拉(Valar)在被重新定义为与权力有关之前,意为“快乐的”。昆雅语女性形式的维拉(Valar)是“Valde”和“Valis”13

它的词源表示这个词并没有女性形式,因此女性维拉叫做“Valatári”或“Queen of the Valar(维拉女王)”,在出版的《精灵宝钻》中维拉的女性形式是“Valie”,即“维丽”。1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